艺术90后|张皓言:奥特曼 从文化符号到舶来品

作者:李家丽 丨 编辑:李童 图文未经授权不得擅用 作为一位95艺术家,张皓言的创作带有明显的20世纪90年代的成长印记。 他以客观冷静的视角,对经典荧幕形象进行考古,在历史的回溯中追...


作者:李家丽 丨 编辑:李童

图文未经授权不得擅用

作为一位95艺术家,张皓言的创作带有明显的20世纪90年代的成长印记。

他以客观冷静的视角,对经典荧幕形象进行考古,在历史的回溯中追究该形象的流变及成因。这或许也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如今95后艺术家的创作趋向——不再是沉重的家国记忆,而是从日常之处寻找灵感,在看似戏谑、娱乐的细节中追根溯源,窥见其背后庞大的历史与当代的因果。

艺术家张皓言

在弥金画廊的首次个展中,张皓言呈现了过去两年间围绕“奥特曼”这一荧幕形象,以图像学和溯源媒介传播现象为思路进行影像与绘画实践的成果。

在他看来,在历史车轮的不断碾压之下,“奥特曼”形象逐渐从原本有文化强度的思考,沦为一种快消的符号,继而成为一种文化的舶来品。

奥特曼的形象演进之路

从文化思考到舶来品

自1954年放映的怪兽特摄电影《哥斯拉》起,这一被称为“怪兽风潮”的流行风潮迅速席卷了整个日本,成为了一种社会现象。《奥特曼》也应运而生,于1966年7月17日在电视荧幕上放送。

“怪兽文化”深深根植于战后日本的文化环境。20世纪五六十年代,日本不仅承担着战争失败带来的沉重代价,也经历着政教分离后对天皇神权体系的怀疑与迷失。剧烈的矛盾冲突,以及压抑迷惑的社会情绪,使得日本民众迫切地需要问题解决者的降临,迫切地希望找到情绪的出口。于是,空降英雄打败怪兽这一简单直接的故事情节,便应运而生了。

在剧情里,奥特曼本身没有名字,“奥特曼”是人类为了称呼这位拯救了他们的神秘巨人而起的。它是英文Ultraman的音译,意为超人。但奥特曼并不像西方经典的超人角色那样,通过自身的行为和影响来根治事件并改善社区,奥特曼常常在人类力量无法对抗怪兽时忽然出现,以一种暴力和近乎毁灭的方式将怪兽消减,最后忽然离去。这种针对事件个体的解决手段,使旧的问题迅速被解决,但新的问题又随之产生。

最初的奥特曼形象由日本美术家、雕塑家成田亨设计。成田亨认为,如果说把各种元素组合起来而设计出的有着复杂造型的怪兽喻为混沌的话,那么作为与其对立的英雄就必然应当具有简单和纯粹之美的秩序。在此理念下,他重新设计出的奥特曼头部极度简化,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在身躯的设计上,成田亨为了赋予奥特曼生命感而沿着奥特曼的肌肉走向涂上了象征着生命与活力的红色条纹。在嘴型上,成田亨参照了希腊神像设计出了带有一丝微笑的嘴型,理念是“真正的强者在战斗中应当是带着一丝微笑的”。

然而,当消费主义的热潮来临时,“奥特曼”这一荧幕形象,因其广泛的社会知名度和鲜明的视觉符号,逐渐从原本的社会文化的背景板中剥离,成为声势浩大的快消一员。原本作为精神寄托和情绪出口的符号,一方面在荧幕上被无限迭代复制,另一方面也成为了街头巷尾畅销的商品。如同诞生之初被寄予了某种信仰寄托,带有一种英雄色彩的奥特曼,也终于如同英雄那般迎来了自己的历史转身——文化意义被逐渐消解,扁平成为了奥特曼的文化特点。

可以说,作为一种文化的舶来品,“奥特曼”在中国的传播中,其意义是双重的——作为信仰的寄托,悲情和暴力的融合成为隐性存在,而作为流行符号,却成为其在中国社会中的显性内涵。

揭示精致的架构

二次转译的信息处理

挖掘“奥特曼”这一一代人童年回忆的经典荧幕形象背后的演进,回溯其文化与意义历程,展现其背后的社会与经济进程,构成了艺术家在这项研究中的意义。与此同时,他的工作也向我们呈现了95后一代如何看待、运用二次转译后的信息,又如何借此窥测到童年记忆中那些精致的架构和隐秘的秘密。

对于张皓言的创作,策展人陈鋆尧如此写到:“张皓言的童年经历,和他对于此现象的思考即建立在一种复杂而又势不可挡的社会进程中:广泛的全球化的到来,令其意识到诸如奥特曼的影视角色带来的大众狂欢与神性的缺位;同时,现如今逆全球化的趋势又让故事背后最初的讨论如同潮水退去般变得明确,也让大众经过消费主义的洗礼后变得再次冷静下来。在此背景下,张皓言的荧幕考古工作一直与其童年记忆相勾连,在经历了一系列的误读和再生产之后,他的创作反映出90后一代在全球化、跨文化与跨地区的交流与转译中所面临的错位,用影像和绘画的媒介实践,表达其尝试建立存在于普遍的工业化文明和审美上的异化实践。”

陈鋆尧指出了十分关键的一点,即90后一代的童年所面临的信息是经过不同国家/区域的解读和再生产后,其中经历了复杂的筛选甚至有意的误读。1990年代是中国文化迅速取得与世界文化链接的时代,新鲜事物如洪水般涌入。90后的一代看似获得了与世界同步成长的历程,但所接受的来自外部的信息大多均经过了诸如上述“奥特曼”形象演进的二次转译之路——第一次是文化意味的消退,娱乐化的登场;第二次是本土文化的退场,形象作为舶来品,在传播地被重新赋予内涵。值得深思的是,在这一传播过程中,失去了什么,又生成了什么?张皓言用作品呈现了对这一问题的自我解答。

作为接收讯息的重要载体,荧幕自然承担起90后一代人童年记忆建构的任务。但并非所有的事物都会出现在荧幕上,在经过一系列精心的拣选,鲜明视觉符号的形象在经过娱乐化包装后,拥有迅速传播潜力的元素,方能登上荧幕的舞台。因此,当经过两层转译的“奥特曼”来到中国时,它的意味便是双重的——当荧幕上播放奥特曼的动漫时,商场里的奥特曼手办也已就绪。商业化对人的包围形成了无死角的态势,荧幕形象的传播和现实生活的联动,建构了一个十分成熟的、精致的信息传播系统,看似一派繁荣,实则处处布满陷阱。形象在这一系统中,一方面产出商业效益,另一方面也埋伏着本国文化语境宣传的线索。这是90后所面对的童年现实,当然也影响着90后一代的思维方式。

信息来源作为引物,张皓言便是通过对这些现实和思维的解码,为人们揭示出童年记忆如何被影响,被建构。

荧幕经典形象的不断演进,或许恰如他的一件作品名称那样——新神冉冉升起。而新的造神运动仍在兴起,相同的幕剧仍然在00后,甚至10后的童年中不断重复上演着。

相关文章

幸运快三平台,幸运快三官网,幸运快三网址,幸运快三下载,幸运快三app,幸运快三开户,幸运快三投注,幸运快三购彩,幸运快三注册,幸运快三登录,幸运快三邀请码,幸运快三技巧,幸运快三手机版,幸运快三靠谱吗,幸运快三走势图,幸运快三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