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建烂尾楼,一个砸“老干妈”招牌,陶华碧被两个儿子坑惨了

提起辣椒酱,大家脑子里第一个蹦出来的几乎都是“老干妈”。 谁能想象,大字不识一个的农村妇女,居然能一手建立起一个商业帝国。 如今,陶华碧75岁了。 然而在去年,已经退居二线的陶...


提起辣椒酱,大家脑子里第一个蹦出来的几乎都是“老干妈”。

谁能想象,大字不识一个的农村妇女,居然能一手建立起一个商业帝国。

如今,陶华碧75岁了。

然而在去年,已经退居二线的陶华碧,不得不再度出山,帮两个儿子收拾烂摊子。

大儿子李贵山建了烂尾楼,小儿子李妙行私自更换配方;

自从兄弟俩接管企业后,老干妈口碑急速下滑。

油烟污染问题被群众举报;配方泄露损失上千万......

陶华碧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从2014年开始一点一点分崩瓦解。

陶华碧是否会从幕后走到台前,

除了两个不争气的儿子外,企业又该交给谁接班?

01

1947年,陶华碧出生在贵州遵义的一个偏僻小山村。

那时经济发展举步维艰,农村就更别提了。

陶华碧在家中排行老八,上面还有7个姐姐,

一家十口只能靠父母微薄的工资勉强度日,甚至连温饱都成了问题。

在那个重男轻女、经济落后的年代,能吃上饭已经不是一件易事,更别说上学读书了。

陶华碧大字不识一个,没有读过一天书。

谁也没想到,这个只会写自己名字的姑娘会嫁个读书人。

在嫁人前,陶华碧的童年过得十分艰辛。

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她没有受到宠爱,反而成了姐姐们呼来唤去的丫头。

不到10岁就要给全家人做饭,下地干农活也游刃有余。

据说,那时陶华碧已经开始自制辣椒酱,全家都爱吃。

说来也稀罕,15岁结婚16岁生娃是农村姑娘的普遍现象。

陶华碧却能拖到20岁才嫁人,而且运气还格外好。

丈夫是地质普查员,小伙子长得眉清目秀,两人看对了眼没多久就结了婚。

本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理念,陶华碧跟着丈夫定居在贵阳。

婚后,陶华碧生下两个儿子,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本以为这算过上了稳定的生活,谁知人生总是充满变数。

丈夫得了重病,家底也掏了个干干净净,陶华碧只能再次挑起重担。

她卖过米豆腐,卖过鸡蛋饭,也担过一百斤米面去卖。

黑天半夜在家里准备,第二天再赶到早市上卖。

陶华碧好强能干,勉强维持着家里的开销,可过度劳累也让她患上了一身病。

然而丈夫的病情丝毫不见好转,两个孩子也正是用钱的年纪。

再后来,陶华碧又南下打工,吃饭成了一大难题。

为了省钱,陶华碧用辣椒酱就饭吃,

闲来无事便琢磨,怎么调配辣椒酱口味会更好。

那时她不会想到,就是这瓶寄托乡愁的辣椒酱,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

在这之前,还是噩耗先来临。

即便陶华碧每个月都给丈夫汇钱治疗,他还是撒手人寰了。

为了两个孩子,她又回到了贵阳。

孤儿寡母举步维艰,陶华碧必须要担起一家人的生计。

陶华碧什么都干过,摆过地摊、抡过大锤、捡过废品......

瘦弱的她有时要背起100斤重的黄泥,从不叫苦叫累。

这样的体力活对男子来说都吃力,更别提她一个年纪轻轻的女人。

因此,陶华碧犯下了肩周炎,一年到头离不开膏药。

一担子的薪水只有3毛钱,可以想象她的生活何其艰难。

这时,陶华碧想起丈夫临终前的那句话:要自带饭碗。

02

1989年,42岁的陶华碧在龙洞堡开了一家“实惠小吃店”。

确切地说,不算门店,顶多算个小吃摊。

这个棚子是她自己捡砖头搭建起来的,卖素粉。

陶华碧每天带着大儿子,背着小儿子,在摊儿上一待就是一整天。

味道好,生意也越来越好。

小店挨着一所学校,捧场最多的顾客就是这堆学生。

想吃又没带够钱的,陶华碧都给赊账,一些特困学生,直接免费赠送。

甚至看到孩子们衣服破了洞,她也会帮忙补上。

店如其名,尽管自己正在面临困境,但还是尽可能给学生们实惠。

碰到那些故意来吃“霸王餐”的地痞流氓,陶华碧也会不客气地说:

“你来吃,我欢迎,但白吃白喝我就要打你!”

一来二去,陶华碧在那片儿出了名。

有一次,陶华碧看见几个孩子又在打架。

后来她了解到,原来在同学面前充老大的那个孩子,家庭条件非常差。

四处惹事只为了跟条件好的小弟混口饭吃,没有真的做过什么坏事。

陶华碧当即免了他们的饭钱,还让那个孩子以后想吃就来,不收钱。

做过孩子也被陶华碧感动,再也没打过架,放学就去店里帮忙,一口一个“干妈”。

一传十,十传百,陶华碧成了那些学生的“干妈”。

其实,陶华碧卖的素粉跟别家店并无不同,

出奇之处就在于各种口味的辣椒酱上。

很多学生什么也不买,就端着一碗白米饭去店里蹭辣椒酱。

有时店里没有辣椒酱了,生意就明显没有以前好。

陶华碧难免心生疑惑:难道大家都是冲着我的辣椒酱来的?

1994年,贵阳修了环城公路,龙洞堡街上成了主干道。

货车增多,小店主要的顾客变成了货车司机。

陶华碧心疼他们舟车劳顿,经常送些自制辣椒酱让他们带回家。

一来二去,陶华碧制作的辣椒酱在贵阳打响了名号。

很多人就为了这口辣椒酱,专门跑到这个小店花钱买。

大家不止一次建议陶华碧,把小店关了,专门开一家辣椒酱工厂。

主意是不错,可陶华碧舍不得啊。

她要是走了,穷学生们就没地方吃饭了,当“干妈”这么多年,早就跟学生们有感情了。

呼声越来越高,就连学生们都希望“干妈”能办一个辣椒酱厂,她也渐渐改变了想法。

两年后,陶华碧向村委会借来两间房子,正式办厂。

彼时,陶华碧已经49岁了,曾经的干妈老了,因此她为企业起名为老干妈。

再深的低谷,也有走完的那一天。

已经走过半生的陶华碧,这才正式开启了她的传奇故事。

03

厂子成立初期,一切条件都很艰苦。

首先,想卖出辣椒酱需要一个像样的包装,总不能像以前一样装在碗里按斤买吧。

陶华碧联系了一家玻璃厂,她称自己要定制二十个玻璃瓶。

才二十个,玻璃厂怎么会接这种订单呢?

陶华碧只好死缠烂打,抱着一副“不给瓶子不走人”的姿态。

僵持几个小时,玻璃厂厂长忍不住了,再耗下去别的订单也接不到了。

厂长无奈准许她捡些没用的瓶子带回去。

辣椒酱生产出来装好罐后,陶碧华提着小篮子走街串巷,一家家饭店、商店亲自推销。

为了打开销量,她用了个笨办法。

陶华碧向商家承诺,可以卖出去再给钱,卖不出去可以退货。

没想到这一招还挺奏效,不可能亏本的买卖商家当然愿意。

陶华碧的口碑越做越好,生意比想象中还要红火。

很快,那些商家都纷纷催促陶华碧送货,订单量也大大增加。

此时,陶华碧赶忙给玻璃厂打电话定制瓶子。

厂长以为她又会跟自己要几十个瓶子,没想到电话那头却说:

“我要定一万个玻璃瓶。”

没错,辣椒酱的销量彻底打开了,她急需玻璃瓶,越多越好。

陶华碧终于不用再挨家挨户推销,也终于过上了扬眉吐气的日子。

当时工厂只有40人,没有机器,更别谈生产线了。

每一瓶辣椒酱都是工人亲手剁出来的,整个厂子都弥漫着呛味儿。

辣椒的刺激,容易让工人不停流泪,时间久了甚至会灼伤皮肤。

没办法,陶华碧只能揽下切辣椒这道工序,并且亲自教他们切辣椒的方法。

老板亲自上阵,工人见状也不再叫苦。

1997年,在陶华碧的带领下,公司日益壮大。

即使她想亲自下工厂干活,也根本没有那个时间。

大小事务都要她一个人操办,要知道陶华碧连企业名称都认不全。

这时,在地质队工作的大儿子李贵山心疼母亲,决定辞职回家来公司帮忙。

陶华碧坚决反对,儿子绝不能随随便便辞掉公职。

谁知李贵山来了个先斩后奏,就这样成了企业第一任总经理。

1998年,老干妈的年产值突破了5000万。

第二年,更是直接翻了一倍。

此时,老干妈品牌成立才仅仅3年。

陶华碧做生意,第一个讲究的就是质量,从原料的选材到制造工艺,都有着严格要求。

2001年,一名代理商发现有两万多瓶辣椒酱漏油。

陶华碧二话不说就给对方退了款,并对漏油的产品进行销毁。

质量就是口碑,陶华碧绝不允许出现纰漏。

企业越做越大,各地仿冒产品也逐渐涌现出来。

为此,陶华碧每年专门拿出上百万到全国各地打假。

当时有一款产品,可以说与陶华碧公司的产品一模一样。

双方打官司打得不可开交。

很多人劝陶华碧收手,没必要与一个假冒品牌浪费时间。

陶华碧一生要强,哪能容许这种假冒伪劣产品存在。

在她的坚持下,终于赢得了官司。

陶华碧能把公司做到如此规模,多亏了她的三不原则:

“不参股,不融资,不上市”

04

从“老干妈”这个品牌做大做强后,来找她送贷款,商量让老干妈上市的人踏破了门槛。

那时当地zf很看好陶华碧的公司,便提议为她贴息贷款扩建工厂。

陶碧华带着职工去商谈,没想到大楼的电梯门坏了,挂住了陶碧华的衣服,当即她踉跄倒地。

陶华碧扭头就说“不借了,zf也这么困难,还是不添麻烦了。”

从那之后,陶华碧真的没有借过一分钱。

当然了,陶华碧不贷款的底气,是因为账面上有足够的现金流。

很多人建议她上市融资,陶华碧每次都会坚定回绝。

在她看来,上市就是骗别人的钱,这样的生意她不做。

2012年,陶华碧被评为“纳税大户第二名”。

得知消息后,她拿着账本怒气冲冲来到税务部门说:

“给我查清楚,明明纳税第一,怎么给我弄到第二去了,还有30万税款哪去了?”

原来,税务统计少核算30万,评选时并没有打算记录在册。

陶华碧不干,要求必须补上,拖欠一分钱她都睡不好觉。

前半生她只是一个干体力活的农村妇女,没有什么大智慧。

企业发展到如此规模,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

商场上那些敛财的手段,她一概不懂,只是靠着一颗朴素真诚的心发展事业。

她能叫出上千员工的名字,会亲手为大家煮鸡蛋。

员工结婚她是证婚人,吃住都在厂里,从来没有老板的架子。

试问谁不愿意在这样的老板手底下打工呢?

2015年,陶华碧以68亿身家成为贵州首富,也是纳税第一人。

贵州zf为了奖励陶华碧的特殊贡献,特意赠了一辆豪车,就连车牌也不普通。

然而时间不等人,人都会有老去的一天,陶华碧也不例外。

心有余而力不足的陶华碧,一直在为接班人的问题操心。

2014年,67岁的陶华碧决定退居二线,将企业大权交在大儿子李贵山和小儿子李妙行手上。

陶华碧穷过,她知道白手起家有多难,因此她一直本着安分守己的原则保守经营。

而两个儿子的理念却都与她背道而驰。

大儿子李贵山算得上公司“元老级”员工,看着公司一步步成长起来。

担任总经理后,李贵山并未拿到实权,主要帮着母亲看文件,负责销售市场这个板块。

当年老干妈企业的规章制度,就是由他辅佐母亲制定。

在正式掌权后,李贵山“飘了”。

走到哪都是以“董事长”的身份自居,不愿被称为董事长儿子。

他有一个致命缺点:急于求成,迫切希望超越取得母亲的成就。

小儿子李妙行一直谨遵母亲教诲,看起来比大哥收敛。

可他也不赞同母亲的经营理念,认为企业一个做多元化融合。

以小利谋大利的思维,深深烙印在他们心中。

自从老干妈换帅那一刻,企业就走上了下坡路。

05

陶碧华退居二线后,日常的工作就是签签字、盖盖章。

忙活大半辈子,终于有了享受生活的权利。

然而,两个儿子没有一个让她省心的。

自从大儿子李贵山接管企业后,野心明显不止于此。

早在2005年,李贵山就开始涉足投资领域。

2012年,李贵山在云南投资了云润天阳楼盘,

一头扎进了房地产项目,这一扎到现在都没出来。

李贵山投资的楼盘,到2021年还未完工,深陷“烂尾楼”纠纷。

据资料显示,多年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负债总额高达9亿。

部分工程尚未完工,8年没有交房,业主们苦不堪言。

即使再富有,也经不起这么亏。

李贵山无奈下开始东墙补西墙,在投资的路上越走越远。

到了2018年,李贵山索性变成了老赖,拒绝公布公司财务状况。

李贵山此举不仅令他个人颜面扫地,还牵连到了老干妈企业。

可以说,陶华碧多年的教导,这个大儿子左耳朵进右耳朵就出了。

媒体在采访陶华碧时,问她如何看待此次烂尾楼事件。

陶华碧正式回应:

“大儿子叫李贵山,在那里投资,那是个人投资行为,与老干妈公司没有关系。”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

大儿子不争气,小儿子也没好到哪去。

如果说李贵山的行为影响到了老干妈企业,那李妙行的做法才是直接威胁到老干妈的口碑。

老干妈作为辣椒酱领域的“鼻祖”,最重要的材料就是辣椒。

陶华碧对辣椒的质量把控非常严格,只要味道有偏差,直接销毁一整批的货。

而李妙行接管生产年后,想的不是保证质量,而是利润最大化。

李妙行将一直采购的贵州辣椒,自己做主换成了河南辣椒。

这样一来,每公斤能节省5块钱。

很多人笑话他,就为了这么点利润至于吗?

其实细算下来,如果采购河南辣椒,一年能节省上亿的成本。

这笔钱吸引力太大了,哪里还顾得上辣椒的口感。

自从更换配方开始,老干妈的口碑逐渐下滑。

最终,李妙行的如意算盘落空,导致企业连续四年营业额下降。

用户纷纷吐槽“妈味”淡了,甚至有人猜测老干妈使用大量味精提味儿。

陶华碧不得不出面收拾烂摊子,她回应:老干妈因为不用贵州辣椒,口味确实变淡了,但绝不会存在质量问题。

2016年,也是李妙行掌管企业的第二年,出现了“配方泄露”事件。

这直接导致公司损失近两千万元。

陶华碧再也坐不住了,这么下去企业就要玩完了。

自从两个儿子接管企业以来,一直在吃陶华碧攒下的老本儿。

她不得不重出江湖,肃清公司内部,将原材料换回贵州辣椒。

自从兄弟俩接管老干妈后,事故频发。

而陶华碧此时已经74岁高龄,在短暂出山后,还是要把企业交到儿子们手上。

就如她所言:“身退心未退”。

即使陶华碧恨铁不成钢,也只能将自己一手建立的企业交在儿子手上。

好在两个儿子痛定思过,没有伤到老干妈的根本。

至于老干妈未来的发展,已经不是陶华碧能左右的了。

有人说老干妈再也不是以前的味道了,

但作为许多人从小吃到大的辣椒酱,它也承载着大家的回忆。

对于陶华碧来说,她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创造过辉煌,就够了。

相关文章

幸运快三平台,幸运快三官网,幸运快三网址,幸运快三下载,幸运快三app,幸运快三开户,幸运快三投注,幸运快三购彩,幸运快三注册,幸运快三登录,幸运快三邀请码,幸运快三技巧,幸运快三手机版,幸运快三靠谱吗,幸运快三走势图,幸运快三开奖结果